妙筆閣 > 汴京小醫娘頂點免費 > 第390章 入宮進駕
  長公主讓白芷和紫菀將三個孩子帶到福安院,高高興興地用了早膳,這才讓下人備好馬車,準備帶一念和二念入宮。

  每每這個時候,三念都十分落寞。

  小孩子最是敏感,她能察覺到自己和大哥哥二哥哥在旁人眼里的不同,可三念并不知道是為什么,只默默地站在一側,目送不語。

  一念從簾子里探頭。

  “三妹妹你先回屋去,日頭起來了。”

  二念則是朝她眨眼睛。

  “有什么好吃的,我給你帶回來。”

  三念點點小腦袋,抿著嘴唇勉強一笑,卻難掩神情里的落寞。

  趙玉卿心里暗嘆一聲,有點不落忍,擺擺手招呼丫頭,“快帶三姑娘進去,姑娘家莫要在外面曬太陽……”

  她聲音尚未落下,突然傳來叮鈴鈴的聲音。

  三念一聽,小臉上突然散發出亮色,一念和二念也齊齊趴在了馬車的車欞上,伸腦袋往外望。

  辛夷的那頭懶驢,不僅頭上系著彩帶,脖子上還拴著一個銅鈴,走到哪里都是最靚的懶驢。

  三個孩子太熟悉那個銅鈴的聲音了……

  果然,驢車徐徐駛了過來。

  杏圓和桃玉看到老主家,一臉快活地上前。

  “婢子給長公主請安!”

  長公主笑著讓她們免禮,又看向掀著簾子卻因為看不清眼前路面而端坐車上的辛夷。

  “看你們兩個是怎么侍候主子的?只顧著給我請安,怎么不知道去扶你們姑娘?”

  長公主心疼未過門的兒媳婦,人盡皆知。

  杏圓和桃玉嘻嘻笑著,應一聲是,麻利地將辛夷扶到眼前。

  “不關她們的事,是我想念殿下了,心急得很……”辛夷笑盈盈地福了福身,像是這才發現有什么不對似的,微瞇著眼左右四顧。

  “這是在哪里?還沒有入府么?殿下要出門?”

  趙玉卿嘆口氣,也不瞞她,“我帶兩個孩子入宮去,見見他們的姨母。”

  辛夷似懂非懂地點頭,尚未說話,突然感覺右手被一只軟乎乎卻略微冰涼的小手握住了。

  耳邊傳來三念的聲音。

  “你帶我去玩,好不好?”

  眾人皆是一怔。

  這個大理千金長得像張小娘子,連孩子都如此親近她。長公主心下十分欣慰,可是卻摸不準辛夷的心思,笑了笑。

  “三念乖乖在家等我們回來……”

  三念埋下頭去,沒有吭聲,那只小手卻抓住辛夷沒有放開。

  辛夷淺淺彎起唇角,“殿下要是不嫌棄,就讓三姑娘跟我去玩吧。我帶她去藥坊,跟湘靈和良人她們玩耍,都是她熟悉的人……”

  一聽去藥坊,三念眼睛再次亮開。

  而長公主原本就覺得虧欠了三姑娘,只要能讓她開心,自是比什么都好,無不應下。

  二念叫嚷起來,“我也要去藥坊,我不想進宮。”

  一念沉默,雙眼眨也不眨地盯著辛夷。

  長公主看二念那小混子鬧得厲害,有些頭痛。辛夷微微一笑,讓杏圓把三念抱到驢車上坐好,又扭過頭來,面對一念和二念戀戀不舍的目光。

  “小公子,可否聽我說幾句話?”

  二念嘟起嘴巴看她,很是不滿。

  一念則是親自跳下車來,扶住她。

  辛夷握住一念的手,摸了摸二念的頭,然后像哄小孩子似的,低頭在一念的耳邊笑著說了幾句什么。一念點點頭,再回望二念一眼,二念便乖乖閉了嘴。

  別看二念的武藝學得好,卻十分怕他的大哥。

  “快去吧,不要誤了殿下的時辰。”辛夷溫柔地撫了撫一念。

  “是。”一念揖手行禮,端端正正地道別。

  二念重重哼聲,放下簾帷,氣鼓鼓地靠在車壁上,待一念上車,低低地埋怨道:“她只和你說話,都不肯和我說話。”

  一念看他一眼,“她說了。”

  二念:“說什么啦?”

  一念道:“讓你聽我的話。”

  二念斜睨著他,更是生氣了。不承想,等一念附耳過來同他小聲說了兩句,這小家伙整個人蹭地一下坐起來,滿臉笑容,連眼睛里都充滿了快活的光芒。

  “當真……”

  “噓!”

  一念清了清嗓子,雙手扶在膝上,端坐不動。

  “盡聽安排。”

  “是。”

  ·

  長公主的馬車入得宮城,原本想先去見皇帝,旁敲側擊地勸上一勸,畢竟朝野上下議論紛紛,她這個長公主也有些坐立不安。

  不料,半道遇上李福,說官家在皇儀殿,陪著張貴妃。

  長公主愣了愣,越發覺得這個皇帝哥哥著了魔了。

  皇儀殿原是太宗皇后的居所,后來廢棄不用改為了“治后喪的地方”,而妃嬪的地位在普通人家,那就是妾室,皇帝這么做無異于寵妾滅妻,不顧祖宗法度,完全是亂套了。

  趙玉卿壓著情緒,溫和地道:“那勞煩公公通傳一聲,我要見官家。”

  “這……”李福就像知道她是為何而來一般,恭敬地行了個禮,“官家已輟朝七日,兩府均不得入,想來,想來也不會見公主。”

  長公主不悅地皺起眉頭。

  貴妃薨逝,官家再是哀痛,也最多輟朝三日便可。如今官家七日不朝,還在汴京禁樂一月,不許民間娶嫁宴飲,不許有歌舞娛戲之聲。

  雖說朝中還在為喪禮爭執,可這分明已是皇后之儀了。

  長公主想著張貴妃生前種種驕縱,死后又鬧成這般,不由上了幾分火氣。

  “你都沒去通傳,怎知哥哥不肯見我?”

  李福為難地看著她,“長公主,不是小的不肯通傳,眼下貴妃大喪期間,內宮的事情,一應由入內押班石公公說了算,小的要是擅自去稟報,只怕……只怕要得罪石公公了。”

  石全彬因為揣得圣意,提出用后禮為張貴妃治喪,極得趙禎信任。現官不如現管,宮里的內侍哪個也不愿得罪自己的頂頭上司。

  趙玉卿靜默片刻,“好,那我不為難公公。煩請公公為我帶句話,就說我在翔鸞閣里。若是石公公有空,勞駕他來一趟。”

  李福順從地侍立一側,行禮,“是。”

  周憶柳在翔鸞閣禁足許久,這些日子沒有任何人去探視,但官家并沒有說外人不可以見她,尤其這個人是長公主。

  趙玉卿帶著兩個孩子,一路暢通無阻,而周憶柳早已等在門口,見到趙玉卿便熱淚盈眶。

  “我本當早些出來迎接殿下,奈何仍在禁足,不敢踏出殿門一步……”

  趙玉卿看著她清減不少的小臉,不由一聲嘆息,“是下人們沒好好侍候你嗎?小臉怎的瘦了這么多?”

  周憶柳笑著抹去眼淚,親自上來攙扶長公主,讓秀音看座上桌,對一念和二念兩個也是熱情不已,又是摟又是抱,若不是趙玉卿阻止,不要她動了胎氣,更是不知要怎么親熱才好了。

  一念和二念端端正正地拜見了姨母,坐在一側沉默不語,周憶柳讓秀琴給他們拿零嘴打發時間,自己則是看著長公主走近,頗為畏懼地行禮。

  “殿下,婢子有負你的栽培……”

  當初會寧殿發生的事情以及周憶柳為什么被禁足,并不為外人所知。當晚的知情人全被趙禎封了口。

  宮中傳言,也無非是周憶柳得罪了張雪亦,踢到鐵板上,被官家罰了。而張雪亦深得圣寵,趙禎無論為她做什么,都不會引人懷疑。

  但長公主卻是知道一些真相。

  私心里,她對周憶柳有些失望,因為在她的府上,從不容許下毒害人那種骯臟手段,但周憶柳可憐的經歷,在深宮里面對的又是張雪亦那樣難纏的角色,趙玉卿又替她找到了理由——興許她只是為了自保而已。

  “你不必如此。”趙玉卿示意她起身,“今時不同往日,你不要再自稱婢子。論起來,你我還是平輩的。”

  周憶柳滿臉脹紅地坐在一側,苦笑。

  “我出身卑微,一介草民,哪里配得上……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