妙筆閣 > 汴京小醫娘頂點免費 > 第349章 殺人不用刀
  儂智高的人頭?

  傅九衢微微揚唇,眼波不動地端起茶盞輕泯一口。

  段隋并不在意他的反應。

  因為這些日子以來,無論聽到什么事情,九爺的反應就是沒有反應。

  好片刻,段隋沒有聽到傅九衢的聲音,憋得有點辛苦,又不太聰明地頻頻審視著主子的表情,想干大事的雄心再也按捺不住。

  “屬下倒有一想法。”

  傅九衢笑了一下:“說。”

  段隋道:“我猜這個東川郡王贈馬的目的,是想九爺從中斡旋,免得回頭在官家那里吃掛落。你想,這么久了,他們才把儂智高的腦袋奉到大宋,分明就是不把我大宋看在眼里嘛,官家心里能舒服……”

  “不會說話就閉嘴。”傅九衢冷冷道。

  段隋委屈:“不是您讓我說的嗎?”

  傅九衢冷冷逼視他的眼睛。

  段隋撇嘴,“是我嘴巴抽搐,自己發出的聲音。”

  傅九衢目光平靜地掃過去,“世上有一種人,殺人從來不用刀。”

  段隋:“屬下明白,就是九爺您唄。”

  傅九衢:“……”

  段隋察覺他表情不對,呃一聲,“難道不是?還有人比九爺更狠?”

  傅九衢看他一眼,搖搖頭,轉而吩咐:“把今日從藥坊帶回來的糕點包上,我去瞧瞧三個孩子。”

  眼下,一念和二念就在長公主府里念書,長公主很是疼愛他們,專門請了西席上門。

  三念則是老樣子,偶爾高興了隨兩個哥哥讀書,更多的時候,是纏著周道子學醫。

  段隋聞言笑嘻嘻應了。

  一提到三小只,九爺的臉色就好看很多,這個時候,他們做屬下的,日子也能跟著好過很多。

  段隋喜滋滋地拎著糕點出門,尚未走過水榭,便見程蒼從對面大步過來。

  傅九衢停下腳步,朝段隋擺擺手。

  段隋看看他倆對視的表情,突然覺得自己是多余的。

  “郡王。”程蒼走到傅九衢面前,躬身行禮,“今日錦莊瓦子有個姑娘落水。”

  傅九衢懶洋洋地聽著,不甚在意的樣子。

  程蒼打量著他,“屬下派人查過了,是大理使團的人。蹊蹺的是,那姑娘是從錦莊二樓掉下五丈河的,二樓本有半人高的護欄,正常人還得翻越才能躍下,她一個瞎子是怎么掉下去的?還有一事……”

  他觀察著傅九衢的表情。

  “那個姑娘與小娘子長得極其相似。”

  ~

  由鴻臚寺執掌的北宋中丨央客館,又稱驛館,這里是用以招待周邊各國使節的地方,長期住著高麗、大理、西夏、回紇、遼國等國來的使者。

  高明樓進門的時候,青帷紗帳半掩半開,床上躺著一個女子,闔著眼睛,小臉兒埋在被子里,好像是睡著了一般,沒有半點聲息。

  他看一眼,皺眉,“頭發沒有晾干,為何就睡下了?”

  隨行的丫頭正在屋子里收拾姑娘換下來的衣裳,聞言嚇了一跳,回頭便蹲身行禮請安。

  “少主恕罪,阿依瑪說她頭痛犯困……”

  “她說如何便如何?”高明樓沉下臉來,“自去領罰。”

  “是!”丫頭不敢吭聲,默默地退了下去。

  青帷白紗的簾子微微一蕩。

  高明樓走上前去,俯身看向被子里的女子。

  一張小臉在氤氳的燈火下,眉目如畫,正是花朵般嬌嫩的年紀,膚色卻蒼白如紙,如同一只被人剪掉了翅膀的小鳥,有著出眾的美貌,卻又有一抹揮之不去的愁緒,哪怕睡著了,眉頭也是緊緊皺起,不知道她夢見了什么。

  ~

  辛夷這一覺睡得有些久。

  時空像吹拂的疾風,從眼前呼嘯而過,一個個荒誕的怪夢更是像雜亂的電影劇情,在她的腦子里反復放映。

  她看到自己從懸崖墜落,穿越生死。

  又看到自己在一個叫東川郡的地方騎著大象玩耍,像一個無辜的稚子。

  不,更準確說,是可憐的瞎子。

  瞎子里眼里是死寂般的黑暗,寂寞得如同荒原。

  大象用鼻子將她高高地卷了起來……

  靈魂在時空中漂浮,游蕩。

  精神和肉體仿佛被剝離,一分為二。

  她看著自己被大象的鼻子拱起來,再掉落。

  然后咚的一聲,重重地落在五丈河冰冷的河水里……

  黑暗像一張魔鬼的血盆大口,將她整個人席卷其間,接下去便什么都不知道了。

  等她再次睜開眼睛,看到眼前男子熟悉又陌生的面孔,腦子里仿佛掠過一道驚雷,雙眼一陣恍惚,又茫然。

  高明樓習慣了她這樣的目光。

  沒有焦距,但眸底一片澄澈、清亮。

  如果不是知道她看不見,沒有人會相信這么漂亮的一雙眼睛,會是個瞎子。

  高明樓微微抿唇,“醒了?有沒有哪里不舒服?”

  辛夷呆呆地與他對視,用了很長的時間思考,輕輕應了一聲,又好似沒有聲音發出來。

  高明樓皺眉:“怎么會突然從二樓摔下去?”

  “我看不清東西。”辛夷看著他走近自己,身上的汗毛都豎了起來,“我聽到外面熱鬧,便摸索著走過去,哪里曉得下面是河……”

  高明樓微微一怔。

  看了青帷紗簾里的小臉許久,忽地掀唇。

  “你今天說話利索了許多。”

  辛夷一顆心突然冰冷,緩緩抿了抿唇,將被子拉過來捂在心窩,竭力讓自己平靜下來,略帶困惑地問:“是嗎?可能是我,嚇,嚇壞了。”

  高明樓在她身邊坐下來,“這次也算是受了教訓,看你還敢不敢去瓦子里聽戲。”

  辛夷道:“不去聽戲便成日在驛館里么?那可無趣極了。”

  高明樓抿了抿嘴,“你這活潑的性子倒是沒變……”

  辛夷微微僵硬一下,垂著眼生硬地問:“我以前不是這樣的嗎?”

  高明樓沒有回答,遲疑片刻,突然瞇起眼睛,道:“明日黃昏,錦莊里有一場鼓子詞,我帶你去聽。”

  “好呀。”辛夷輕聲應了他,悵然地一嘆,又笑:“大宋的聲音與別處就是不同。比大理、比東川郡熱鬧多了!”

  高明樓看著她彎成月牙一般的眼睛,暗自嘆一口氣。

  她眼睛壞了,看東西不太分明,便喜歡聽一些熱鬧的聲響。

  “下次要仔細一些了,不許再出去頑皮。”

  聽著高明樓似笑非笑的聲音,辛夷心下微微一緊,后背更是濕濡濡的有些難受,她強忍不適,垂下眼簾,若無其事地點頭。

  “嗯。”

  高明樓盯著她,瞳孔微微一暗,垂下眼簾看了片刻,突然將手搭在她的床邊,輕輕摩挲著那被褥,皺著眉頭思忖著,似乎想對她說些什么,最后卻是慢慢地站起身來,掀唇一笑。

  “讓紅豆來給你絞干頭發再睡,不然要著涼。”

  淡淡的酒香混合著男子身上好聞的熏香味,那一張似曾相識的面龐低下來,森冷冷的黑眸對著她的。

  “聽明白了嗎?你這樣我會擔心的。”

  “好……”辛夷的聲音好似卡在喉頭。

  高明樓撇了撇嘴,那雙不同常人的眼睛里,眸色更為深濃了幾分。

  “你以前會說,明白了。”

  “……我……明白了。”辛夷喃喃。

  “乖,你再休息一會。”高明樓目露贊許地掃她一眼,掖了掖被角,轉身離去,順便叫來膽戰心驚的丫頭紅豆。

  “好好照看著阿依瑪,再發生錦莊那樣的事情,小心你的腦袋。”

  紅豆嚇得不敢抬頭,欠身拜了又拜。

  “婢子謹遵少主之令。”

  一直到她目送那個高大的背影離去,臉上才浮出驚訝。

  為什么會這樣?

  這一次穿越,比上次好像更為精彩……

  不對,是驚險。

  因為她不是從錦莊二樓掉下去的,而是被人推下去的。

  當時的她雖然看不清,但周邊不會有外人,那么只有一種可能,推她下去的人,不是高明樓就是受了高明樓指使的人。

  過往浮光掠影,辛夷突然抱住頭,閉上了眼睛。

  她有些疲倦,有些驚喜,有些彷徨,還有一些瘋狂的念頭……

  她要見廣陵郡王。

  傅九衢。